笔趣阁 > 元尊 > 第六百六十七章 最高的荣耀

第六百六十七章 最高的荣耀

  周元清朗的声音,不断的在整个苍玄宗每一个角落中回荡着,而无数苍玄宗的弟子,则是满脸震撼的望着声音传出的方向。

  整个宗门内,唯有着周元的声音响起,其余则是尽数寂静。

  这般寂静持续了好半晌,然后便是有着沸腾的喧哗声冲天而起,几乎是将整个苍玄宗掀翻了天。

  “我的天,我听见了什么?!”

  “周元圣子竟然要发动夺圣战了!而且还是一口气对其他六峰圣子发起!”

  “这可真是好大的魄力啊!”

  “当初就算是楚青师兄,都未能在夺圣战中,一口气战胜其他六峰!”

  “何止是楚青师兄,放眼我苍玄宗创立以来,就没有弟子做到过!”

  “是啊,夺圣战太难了,各峰圣子坐镇本峰,自身将会得到己峰天地源气加持,实力大涨,同为圣子,谁能轻易胜过?”

  “不过如果周元圣子真的成功了,那此事可谓是我苍玄宗一场盛事,能够有幸得见,也算是大开眼界。”

  “......”

  整个苍玄宗在此时沸腾,无数弟子热议起来,神色显得有些亢奋,毕竟这般大事,实在难得一遇。

  而在那议事殿前,楚青,李卿婵,孔圣他们的面庞也是在此时变得肃然起来,在苍玄宗,夺圣战是一件非常严肃的事情。

  按照规矩,只要有人挑战,那么各峰圣子也不得拒绝。

  众圣子对视一眼,然后点点头,沉声道:“既然周元圣子有这般魄力,那我等自然推辞不得,只能在各峰,全力相迎。”

  周元再度抱拳,如今他的实力,已是太初境九重天巅峰,而接下来他赶回大周王朝,必然会历经苦战,所以他必须将自身的战斗力提升到极致。

  如今他身怀的源术,除了太玄圣灵术外,其余源术,都是品阶有些低,就如同那化虚术,是当初在外山时所修炼的身法之术,但如今施展而来,效果却是不再如当初那般惊艳。

  主要原因是因为伴随着遇见的对手越来越强,对方所修炼的源术,品阶也是并不低,从而也就令得化虚术这类品阶稍低的源术,效果减弱。

  所以周元需要品阶更高的源术。

  而在苍玄宗,苍玄七术最为的出名,周元早就打着它们的注意,不过当初实力不够,他不可能通过夺圣战从各峰圣子间夺过来,所以他便是将这般心思一直按耐着,直到现在...

  当他在踏入九重天巅峰时,真要单打独斗起来,整个苍玄宗圣子间,就算是楚青,恐怕都不会再是他的对手。

  现在的他,已是具备了资格。

  在那一旁,青阳掌教望着这一幕,也没有阻拦,只是道:“周元,夺圣战可不容易,对方能够占据地利,自身实力增幅,想要取胜,也不简单。”

  “弟子知晓,定会全力以赴。”周元说道。

  青阳掌教目光看向楚青等人,道:“你等此时就各自回峰准备,明日,周元会依次登各峰挑战。”

  楚青等人皆是应了一声,然后眼神有些复杂的看了周元一眼,转身离去。

  周元见状,冲着青阳掌教行了一礼,也是转身回圣源峰准备了。

  望着他们离去的身影,青阳掌教感叹一声,笑道:“我苍玄宗的弟子,也并不弱于那圣宫啊。”

  涟漪峰主道:“真要让周元挑战六峰吗?”

  青阳掌教点点头,道:“如今圣宫出了一个武煌,令得圣宫声势大涨,周元如果真的能够发起夺圣战,夺得六峰之术,那也算是我苍玄宗头一遭,此事传出,也会令得我苍玄宗声势暴涨,同时也能够恢复我苍玄宗弟子的信心。”

  “他圣宫有武煌,我苍玄宗,也有周元...”

  “若真能成,那倒的确是一件盛事,不过我对于他能够一穿六,却是抱着一些怀疑态度。”灵均峰主出声说道。

  他倒并非是在针对周元,只是实话实说而已。

  眼下周元虽说实力大涨,但其他圣子,特别是排名在前面的楚青,孔圣,李卿婵,他们三人如果借助着地利加持,可不好对付。

  当初连楚青,也是止步于此。

  “成不成,明日看着便是。”

  青阳掌教温和一笑,他望着此时依旧还处于沸腾之中的宗门,道:“说起来,就连我,都对此抱有一些期待呢,这般盛事,自从我成为掌教后,还从未得见。”

  其他峰主也是轻轻点头,夺圣战一穿六,将苍玄七术聚于一身,他们这些年同样是未曾遇见。

  而这千百年来,他们峰中出现的天骄也不少,然而即使如此,依旧未能有人做成此事,由此可见,这夺圣战之难,明日周元究竟能有何表现,一时间,连他们这般心性,都是有些好奇起来。

  ...

  当周元在回到圣源峰后,圣源峰的弟子几乎是陷入了狂暴的兴奋中,无数人汇聚于洞府之前,喧哗声险些将洞府都掀翻。

  后来还是夭夭被吵得不耐烦了,便是将吞吞丢了出去,一声咆哮,方才将那些兴奋到极致的弟子驱散开来。

  不过就算散去,整个圣源峰内,都是充满着沸腾气息。

  毕竟此事对于他们圣源峰而言,实在是意义太过的重大,这些年来,圣源峰愈发的没落,但谁能料到,峰回路转,如今不但冲开山门,而且还出了真正的圣子。

  如果周元明日的夺圣战,真能取胜,那么从今往后,他们圣源峰的弟子在宗内行走时,恐怕都是要傲气几分了。

  这对于他们圣源峰而言,是一份独有的天大荣耀。

  今夜的圣源峰,注定无人能眠。

  当然,不仅是圣源峰,其他六峰的弟子,恐怕也都是又紧张又兴奋,毕竟这般盛事,实属罕见,但如果周元真的胜了,从他们的峰中取走六术,这无疑又是令得各峰有些颜面无光。

  于是,在这般纠结的心态中,诸多弟子,皆是无心修炼。

  而沸腾的一夜,便是这般悄然而过。

  当第二日天光刚亮时,整个苍玄宗无数弟子,都是睁着通红的眼睛,遥望着圣源峰的方向。

  而此时,在那圣源峰的一座洞府深处,静坐的周元,也是睁开了双目。

  他望着面前俏然而立的夭夭,微微一笑,没有多说什么,径直起身,然后大步而出的,衣袍翻动间,有着强大的自信喷薄而出。

  今日,苍玄宗这一代年轻弟子,将会见证他的登顶之路。

  两年前,初入圣源峰时,他从沈太渊那里听到了夺圣战,当时只是将其当做故事,而故事中的那些圣子,也让得他仰望。

  而两年后,他成为了故事中的主角,而曾经仰望的那些圣子,也将会立于他的对面,见证着他取得这苍玄宗无数弟子心目中,最高的荣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