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元尊 > 第八百零六章? 与吕霄的交锋

第八百零六章? 与吕霄的交锋

  当周元最后那句话说出来的时候,即便是吕霄的性子,似乎都是微滞了一下,然后他面带微笑的摇摇头,道:“看来周元副阁主心气不小,还看不上我火阁阁主的位置。”

  他显然并没有真的将周元这句话当真,而是将其当做推拒的借口。

  毕竟周元捣鼓出了风母纹,的确能够证明他在源纹上面的造诣,但如果说凭此就想要去竞争什么四阁总阁主,那简直就是个笑话。

  周元不置可否,但也没过多的解释什么。

  “周元副阁主就真不多考虑一下我火阁的善意吗?”

  吕霄淡笑一声,似是有些玩笑的道:“就算不给火阁面子,那也给我几分薄面吧?”

  周元面色不变,心中却是有些腻歪,这吕霄看似态度温和,但实则语气之中始终蕴含着一丝丝居高临下的自傲,或许以他的能力,的确是有着一些自傲的本钱,但如果说凭借着这些,就想让得他周元纳头就拜,那也真的是想得有点多。

  “吕霄阁主就不用再说了,你应该也知道,我是郗菁大人推举才进入风阁担任副阁主,怎可能又去火阁?”周元平静的道。

  然而吕霄闻言,却是不在意的道:“那又如何?如今山阁的阁主韩渊,他曾经也是风阁的人,并且为郗菁大人所看重,但最终不也良禽择木而栖了吗?若是如今的他还留在风阁,恐怕也难以有如今的成就。”

  周元淡淡的道:“这种忘恩负义的事,似乎并不值得拿出来说。”

  吕霄晒然一笑,道:“周元副阁主,这种话未免就显得太过的年轻了,这只是识时务而已。”

  旋即他眼皮微垂,语气淡漠了一些:“有时候,若是走错了路,就算是再有天赋的天骄,恐怕也会泯然于众人。”

  周元犹如是听不出他言语深处的那种警告之意,依旧是面无波澜的摇了摇头。

  吕霄见到周元屡屡拒绝,他那英俊脸庞上的笑容也是变淡了下来,他双目微眯的道:“如果周元副阁主对我先前的提议没有兴趣的话,其实还有个法子,我的确对你所创出的风母纹非常感兴趣。”

  “这样,我给你一万归源宝币,你将风母纹的炼制之法卖给我。”

  “当然如果你觉得你的归源宝币足够的话,我甚至可以为你求来一道上品天源兵。”

  直到此时,他的目的终归是清晰的暴露了出来。

  周元闻言,则是叹了一口气,道:“吕霄阁主,你怕是有些算不清楚帐,如今我售卖风母纹,每天就能入账数百归源宝币,这样下去,一个月时间,我就能赚到近万的归源宝币。”

  至于上品天元笔虽说稀罕,但他握有天元笔,只要待得天元笔再觉醒一纹,想必就能够踏入这个品阶。

  所以,吕霄开出的这种条件,看似高昂,实则诚意乏乏。

  吕霄淡声道:“归源宝币是赚不完的,我觉得够用就行了,太过贪心不算好事。”

  周元摇摇头,道:“那看来是谈不拢了,抱歉,不远送了。”

  吕霄的目光盯着周元,眼神似是有些危险,然而周元并不畏惧,神色始终波澜不惊。

  开什么玩笑,吕霄虽说号称是如今天渊域年轻一辈神府境中的第一人,但在那混元天神府榜上,他也不过位居第九而已,比他更高排名的武瑶,他都不怕,怎么可能会怕了一个第九?

  毕竟可能暂时打不过,但要说怕,那是不可能的。

  两人的目光对视半晌,最终吕霄面无表情的点点头,道:“既然没谈拢,那可就真是有些遗憾,不过我还是希望你能够理智的想通...”

  他伸出手掌,拍了拍周元的肩膀。

  “年轻人不要太冲动,如果你的想法有改变,可以随时来火阁找我。”

  声音落下,他的身影微微波动,便是直接凭空消失而去。

  周元望着吕霄身影消失的地方,眼目中掠过一丝惊讶,这身法倒是相当的玄妙,这家伙能够在神府榜上高居第九,也的确不是省油灯。

  “也不知道跟影仙术比起来如何?”

  周元心中自语,影仙术自然是苍玄宗雪莲峰的那一道身法源术,当初李卿婵凭借着此术,可是令得他头疼了许久。

  “不过身法问题,倒的确是我如今的一个缺陷,待得阁主之争放下后,也该修行一下影仙术了。”周元目光微闪,今日见识了吕霄的身法源术,倒是令得他将影仙术提上心来,不然以后与吕霄有交手的话,凭借他那化虚术,恐怕要吃亏。

  他此次拒绝了吕霄,后者最后的言语深处,已是暗含了一些威胁,想必对方不会轻易善罢甘休的。

  不过想要他交出风母纹的炼制之法,那也简直就是在做梦。

  周元冷笑一声,希望那吕霄也放聪明一些吧,风母纹虽说削弱了他们火阁的收入,但真要说起来也只能说是有些肉痛,却不算伤筋动骨,可如果真的把他逼急了将火母纹,林母纹,山母纹也给搞了出来,那火阁这摊生意就真的是要直接崩盘了。

  ...

  风域出口的悬空石台上。

  吕霄的身影闪现出来,那等待于此的陈北风见状,立即面色恭谨的迎了上去。

  “阁主,那周元怎么说?”陈北风问道,显然他是知晓吕霄出现在风域的目的。

  吕霄英俊的面庞在此时有些阴郁,但很快他就收敛了起来,淡淡的道:“他拒绝了。”

  陈北风闻言顿时一惊,咬牙道:“这小子,真是狗胆包天!”

  这家伙,竟然连吕霄亲自出面都敢驳其颜面,简直是狂妄到没边了,在这四阁中,他还真没见到有敢不给吕霄面子的人。

  “这种有点本事的人,终归是自傲的。”吕霄面无表情,只是那嘴角却是忍不住的划起一抹淡淡的讥讽。

  他其实最开始所说的火阁阁主之位,那也不过是个诱饵罢了,那周元就算来了风阁,也顶多就混一个副阁主,至于火阁阁主之位,怕是没什么指望。

  但有些出乎他意料的是,周元竟然对火阁阁主的位置无动于衷。

  “那怎么办?”陈北风有些焦急的道,如果任由周元掌控风母纹的话,那对于他在风阁的威望是不小的打击。

  吕霄眼中掠过一抹冰寒之意,道:“既然这位敬酒不吃,那也就怪不得我了。”

  “陈北风。”

  陈北风立即应道。

  “距离风阁阁主之争,还有半个多月的时间,此次你务必要夺得风阁阁主之位,只要你上了位,便可以大义的名义,让那周元上交风母纹炼制之法,其实这本就是应有之意,这种重利之物,他一人难以享尽。”

  “若是独占,必然惹人非议,毕竟就如捕痕纹在我火阁,其实也只是造福于火阁成员。”

  “只是到时候你得到风母纹炼制之法,可暗中泄露出来,另外再找人暗中散播流言,说那周元不满上交炼制之法,故意泄露,如此一来,恐怕他在风阁也将无立足之地。”

  听得吕霄那漫不经心的话,陈北风却是感觉到背心一阵冷汗,只是因为这番手段,实在是太狠了,这简直是要那周元万劫不复。

  不过很快他便是兴奋起来,毫不犹豫的点头,道:“阁主高明!”

  那周元得罪了吕霄,真的是做得最蠢的事。

  吕霄随意的摆了摆手,道:“既然给了脸不要,那我就只能让他一垮到底了...希望在阁主之争前,这位副阁主能够想明白,主动来低头,或许还能保全一下。”

  “若他还是这般态度...”

  他摇了摇头,似是轻笑一声,没有再说什么,而是直接迈腿踏出了风域。

  有人要找死,也真怪不得他吕霄不容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