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元尊 > 第八百五十七章 吞魂源痕显威

第八百五十七章 吞魂源痕显威

  当周元声音落下的那一刻,叶冰凌,伊秋水几乎是毫不犹豫的就取出了之前周元为她们所准备的玉简,而风阁其他人见状,也是纷纷取出玉简。

  这玉简之前就被潜藏于神魂之中。

  嘭!

  所有人都是在此时猛的捏碎玉简。

  玉简捏碎的那一瞬间,似是有着什么东西缠绕而来,粘附在了众人的神魂之上。

  不过他们无法察觉到那究竟是什么东西,只能将疑惑的目光投向周元。

  唯有伊秋水美目一闪,这种波动她不陌生,前些时候她与叶冰凌切磋的时候,就是这种奇特的波动,让得她在与叶冰凌的神魂对碰中取胜...

  回想着当日的那种战果,伊秋水心中的紧张也时在此时悄然的缓解,有着周元所准备的手段,他们未必不能和火阁决一胜负。

  不过更多的人还是眼神忐忑,毕竟他们也不知道周元给他们所准备的这玉简究竟是不是真的能够和火阁抗衡,但这个时候,面对着强势的火阁,他们也别无选择,唯有一拼。

  周元神色平静,此时他抬头望着那如呼啸而下的七道巨大破魂梭,他也没有多解释什么,只是沉声喝道:“所有人听令,运转神魂!”

  嗡嗡!

  当他的喝声落下时,所有人都是将神魂运转,神魂之力在他们的面前凝聚,化为了一根根锋锐的神魂长针。

  周元目光一扫,他能够敏锐的察觉到,那些神魂长针上面,隐隐有着古老的痕迹,那是吞魂源痕。

  看来他所准备的玉简有效果。

  周元深吸一口气,神魂之力散发,只见得那数千根神魂长针汇聚而来,在他的头顶上空形成了长针洪流,远远看去如同巨蟒一般蜿蜒蠕动。

  不过,这长针洪流看似壮观,但与那呼啸而下的七道破魂梭相比,却实在是有些不够看。

  远处,朱炼望着这一幕,嘴角掀起一抹轻蔑的弧度,这周元以为凭借风阁那点实力,就能够硬抗他们火阁这种程度的攻击?真的是愚蠢而狂妄。

  也罢,这一次,我正好将之前的耻辱讨回来!

  轰!

  七道巨梭凶悍无匹的呼啸而下。

  下一瞬,神魂长针所化的洪流迎头而上,竟是主动的与那处于最前方的巨梭撞击在一起。

  铛!

  天地间似是有着清脆的巨声响彻。

  “给我碎裂吧!”朱炼大笑出声。

  然而下一刻,他的笑声戛然而止,眼瞳也是陡然紧缩。

  因为他见到,当神魂长针洪流与第一道巨梭相撞时,不仅未曾碎裂,反而爆发出了璀璨光芒,神魂波动暴涨,原本仅仅只有数百丈左右的洪流,直接是在此时膨胀为千丈大小。

  而反观那第一道巨梭,却是不知道为何缘故,神魂光芒迅速黯淡,体形缩小了将近一半。

  此消彼长下,神魂长针洪流再度冲击而至,那第一道破魂梭直接是轰然炸裂。

  “怎么可能?!”

  这一幕落在火阁上万人的眼中,顿时骇然声四起,一个个睁大眼睛犹如见鬼一般。

  他们无法相信,破魂梭竟然在第一个接触下,就被摧毁!

  就连吕霄的面色都是忍不住的一变。

  “把破魂梭全部压下去!”吕霄厉声道。

  朱炼清醒过来,一咬牙,剩下的六道破魂梭全部迎上。

  铛!铛!

  六道破魂梭狠狠的冲击着那神魂长针洪流,狂暴的轰击将长针洪流轰得节节败退,虚空为之震荡。

  不过,望着那节节败退的长针洪流,吕霄,朱炼的面色却是越来越难看,因为他们发现,在这种碰撞之下,那长针洪流的规模越来越惊人,所散发出来的神魂波动,也是越来越强大。

  反观他们这边,六道破魂梭却是在逐渐的缩小,神魂波动减弱。

  “怎么回事?!”朱炼有些惊恐起来,这一幕实在是太过的诡异。

  那风阁的神魂长针洪流似乎是能够在接触时吸收他们这边的神魂之力,所以越碰越强,而他们这边,却是越来越弱。

  神魂长针洪流如巨龙般的在虚空蜿蜒盘旋,原本处于绝对优势的六道破魂梭,此时在其面前宛如小蛇一般,短短片刻的交锋,双方局势陡然逆转。

  面对着这一幕,震撼的不仅是朱炼等人,就连风阁众人都是一脸的目瞪口呆。

  他们也感到难以想象,为什么神魂长针洪流会在面对着对方绝对的压制下,越战越强...如今神魂长针洪流所散发出来的神魂波动强度,显然不是他们所能够达到的层次。

  所以,这一切...并非是因为他们的神魂有多强,而是因为,周元!

  一道道近乎狂热般的目光投向了半空中周元的神魂,后者给他们展现了什么叫做不可思议以及奇迹...

  远处,木柳与木青烟的嘴巴也是在此时忍不住的缓缓张大,这一幕,同样也超出了他们的理解。

  在那天地间无数道震撼目光中,周元也是仰头望着那庞大如巨龙般的神魂长针洪流,他能够感觉到上面的吞魂源痕在此时消散殆尽,先前每一次的交锋,吞魂源痕都是从那六道破魂梭上,吞纳了庞大的神魂之力。

  “效果还不错。”他轻声自语,旋即他的眼神变得凌厉起来。

  “去!”

  周元屈指一弹,如巨龙般的洪流顿时咆哮而出,直接与那六道破魂梭重重的相撞。

  砰!

  六道破魂梭几乎是在顷刻间爆碎开来。

  火阁那边,有着上千道神魂摇摇欲坠,最后在一道道惨叫声中化为火光冲天而起。

  吕霄与朱炼面色铁青,这一次的交锋,他们火阁损失惨重。

  “该死,怎么可能!”朱炼忍不住的低声咆哮,面容扭曲。

  吕霄深吸一口气,他眼神阴翳的望着天空上那如巨龙般的神魂长针洪流,道:“我早就跟你说过,这小子邪门得很,不能小觑。”

  “怎么办?”朱炼有点惊慌的道。

  吕霄眼皮微垂,声音森冷:“还能怎么办?用最后的手段吧,此次天炎祭,绝对不能输!”

  朱炼一惊,有些犹豫的道:“可如果那样做的话,怕是会有点后遗症,最起码半个月都无法动用神魂之力。”

  吕霄冷冷的看了他一眼:“轻重你分不清楚吗?”

  朱炼心头微寒,不敢再多说,神魂运转,有着声音传进了此时诸多火阁成员的心中。

  “火阁众人听令,催动燃魂纹!”

  火阁成员听到此话,心头都是微颤,他们自然是知晓这最后的手段,只是如此一来的话,未来将近一个月的时间,他们神魂都会受创,这说明他们将会有一个月的时间无法进入四灵归源塔修炼。

  有些人有所犹豫,不过当吕霄那冰冷的目光投射而来时,他们皆是打了个寒颤,再不敢怠慢,神魂盘坐虚空,双手结印,只见得所有神魂的眉心处,有着一道赤红的源纹若隐若现。

  源纹犹如是化为火焰,渐渐燃烧,直接是对着神魂之内渗透而进。

  所有的神魂都是在此时面庞扭曲,显然是承受了剧痛。

  熊熊!

  不过,当神魂传出剧痛的时候,那从他们体内散发出来的神魂波动,也是在此时猛然暴涨,整个天地,都是因为那种狂暴的神魂波动而掀起了风雷狂暴声。

  可怕的神魂压迫铺天盖地的笼罩开来,在这种程度的神魂压迫下,就算是化境神魂,都是犹如深陷泥沼。

  面对着这种动静,不论是韩渊,还是木柳,木青烟,皆是齐齐色变,这些年的天炎祭中,他们可从未见过有哪一次是如今日这么凶狠激烈的...

  这种程度的神魂攻伐,就算是单一的化境神魂,恐怕都是难以做到。

  叶冰凌,伊秋水她们的俏脸也是分外的凝重,虽说周元先前打破了火阁的计划,但火阁毕竟是火阁,底蕴远非他们风阁可比,眼下这最后的手段,显然就是搏命用的。

  不过她们也没有太过的恐惧,毕竟这是天炎鼎内,再如何凶险的战斗都要不了人命,顶多输掉而已,而且,能够将火阁逼到这种地步,就算是输了,风阁也不算丢脸了。

  周元看了她们一眼,倒是知晓她们的心思,但他却并不打算放弃。

  因为如果在这里输了的话,那么天炎祭上的天阳炎就没有他的份了...而还指望着分到一部分天阳炎,助他突破到神府境后期呢,这种机缘,怎么可能轻易放过?

  下个月就是最重头戏的总阁主之争了,如果不能踏入神府境后期的话,他也没有足够的把握能够打败吕霄。

  所以,这场天炎祭,他不愿意输。

  周元的眼中有着凌厉光泽闪烁,他看了一眼那犹如巨龙般的神魂长针洪流,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双目微垂,双手却是在此时缓缓合拢,指尖有印法变幻。

  既然火阁想要拼,那就来拼一场吧...

  伴随着周元印结变幻,有着神魂之力在他的面前迅速的凝结,片刻之后,隐隐间,似是有着一盏略显虚幻的灯笼,若隐若现的浮现了出来。

  苍玄七术,魂灯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