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元尊 > 第八百六十一章? 影响

第八百六十一章? 影响

  天炎祭的结果,不出意料的也是在天渊洞天内掀起了一些热议,毕竟这种结局太过的出人意料,谁都没想到,占据着绝对优势的火阁,最终竟然会输在了风阁的手中。

  而周元的名气,也是再度响亮起来。

  凡是看过这场天炎祭的人都知晓,风阁能够力挽狂澜,以弱胜强的击败风阁,最主要的原因便是因为周元的存在。

  这让得很多的目光甚至一些天渊洞天的高层,都是真正的将目光投向这位短短数个月时间就在天渊洞天内崛起的新星。

  以往的周元,虽说战绩不错,但对于很多高层而言,却并没有真的太过重视,因为只是一个风阁阁主的话,显然还有些不太够资格,除非是四阁的总阁主。

  但总阁主的位置,在诸多高层看来,最有机会的应该是火阁的吕霄。

  周元虽然是一匹黑马,却在一开始并不具备争夺总阁主的资格...这是所有人的共同认知,可谁能想到,随着时间的推移,周元一步步的前行,而风阁也是在他的率领下,渐渐的有着焕发新生的迹象。

  而当天炎祭取胜后,很多人开始正视这位风阁的新阁主,他们不得不承认,这匹风阁的黑马阁主,如今似乎是真的开始拥有了与吕霄,韩渊,木柳三位老牌阁主竞争总阁主的资格。

  这种进步,相当的惊人。

  所以很多人也不得不考虑,万一在那总阁主之争上面,周元真的再度创造奇迹,夺得此位呢?

  一个风阁阁主,在天渊洞天内算不得高位,但总阁主却堪比长老团长老,只要担任,那无疑就象征着跻身进入到了天渊域的高层,那种话语权,就容不得忽视了。

  当然,更多的人也只是心中掠过这么一个想法,因为他们都心知肚明,眼下的周元的确是有了与吕霄竞争的资格,但是,这也就只是资格而已...从周元进入风阁之后,虽说他在与火阁的争斗中屡屡取胜,但这一切都建立在一个前提前面,那就是吕霄没有亲自的出手。

  不论是捕痕纹,四母纹间的争斗,还是天炎祭上的较量,严格说来,都与吕霄没有太大的关系。

  或许也正因为如此,周元才能够屡战屡胜,可接下来的总阁主之争不同,这一次,吕霄将会亲自的下场,这位天渊域年轻神府一辈最为出类拔萃的天骄,终于将显露出他那狰狞的獠牙。

  没有人敢肯定面对着吕霄这种级别的强敌,周元是否还能够创造出奇迹。

  另外,别看周元这段时间声名鹊起,黑马黑得让人心惊,可他也是彻底的得罪了吕霄,如果在接下来的总阁主之争上,吕霄将其彻彻底底的击溃,那么这黑马就算是被打断了脊背,之前所取得那些所有胜利与战绩,则是会为吕霄的踏脚石,为他那本就显赫的声望再添上一笔耀眼战绩...

  所以,周元最终是真正的崛起,成为天渊域年轻神府一辈中最耀眼的新星,但是在那冉冉升起的轨迹中直接夭折...就得看下个月那真正整个天渊域都将会瞩目的总阁主之争上的结果了。

  ...

  一座云雾飘渺的高台之上。

  玄鲲宗主负手而立,他那苍老的面庞一片淡漠,双目如深渊一般的深不可测,他周身并没有任何源气波动的出现,但他仅仅只是站在那里,就有着一股恐怖的威势若有若无的散发出来。

  在那种威势下,连其四周的空间都是呈现一种略微的扭曲之状。

  而此时,在玄鲲宗主的后方,一道身影单膝跪地,正是吕霄。

  他低垂着脑袋,额头上有着一些冷汗,面色微显苍白,虽然玄鲲宗主并没有任何的怒意勃发,但吕霄却是感觉到一股恐惧之意,眼前那看似瘦弱的老人,却是这天渊域中最为顶尖的存在之一,拥有着主宰他生命的权利与力量。

  “吕霄,这几个月你的成绩,让我有些失望。”玄鲲宗主淡淡的声音终于是响起。

  吕霄不敢有丝毫的辩驳,头颅低得更深了。

  玄鲲宗主转过身来,如深渊般的眼目盯着吕霄,道:“不过所幸的这几个月的这些失利,都并不会产生太严重的后果...但你应该知道,接下来这总阁主之争有多重要。”

  “我们天灵宗为此筹划多年,倾尽全力的培养你,让你成为了天渊域年轻神府境中的第一人,所为的,就是四阁总阁主之位。”

  “如果你在总阁主上面失利,你应该知道后果。”

  听到玄鲲宗主那淡漠的声音,吕霄身体微颤,低声道:“宗主放心,之前的那些失利,我无法亲自出手,所以才导致那周元取胜,但这一次,我会亲自将这些全部夺回来。”

  玄鲲宗主点点头,道:“有信心是好事。”

  “不过这周元来历不明,的确是有些诡异,明明只是神府境中期,但源气底蕴出奇的雄厚,如果我没料错的话,他应该是变异的上九府。”

  吕霄眼神一凝,眼中掠过一抹嫉妒,竟然是变异的上九府!

  之前他猜测周元可能是九神府变异,但也顶多是觉得可能是变异下九府,可眼下听玄鲲宗主的意思,那竟然是上九府?!

  这虽然是一字之差,但其间的差距却是极为的巨大。

  如今的吕霄,也是上九府,但他明白,变异上九府,远比普通的上九府强横,怪不得周元的源气底蕴如此之强...

  不过,就算周元是变异上九府,吕霄也并没有丝毫的忌惮,毕竟不论如何,他现在的实力都远超周元,他九重神府早已尽数打磨贯通,而周元想要达到这一步,却是还需要不短的时间。

  “那小子此次在天炎祭上夺得大量的天阳炎,我想待得总阁主之争来临时,他的实力将会再进一步,说不定会贯通七重神府,踏入神府境后期。”

  吕霄双目微眯,道:“就算他突破到了神府境后期,也不能弥补我们之间的差距。”

  玄鲲宗主微微点头,按照常理来说,那周元的确不可能会是吕霄的对手,毕竟他周元虽然是变异上九府,但吕霄也并不是什么杂鱼,他拥有着上九府,自身天赋也是超绝,不然不可能成为天渊域年轻一辈的第一人。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他的确不是你的对手,但这小子太诡异,我不想再一次的看见意外出现。”

  玄鲲宗主摆了摆手,制止住还想要说话的吕霄,他眼神幽深锐利:“那个后果,你可负责不起。”

  吕霄犹豫了一下,道:“那宗主的意思...”

  玄鲲宗主袖袍一挥,一颗黑色的水晶球出现在了他的面前,水晶球内部,似乎是充斥着黑色的液体,粘稠,阴冷。

  黑色液体翻滚间,有着一只竖瞳出现,冰冷而暴戾。

  “这是深渊九头蟒的血脉,这段时间你将其融入体内,也算是增多一道底牌。”

  吕霄心头一惊,深渊九头蟒,那是七品源兽,堪比源婴境的强者,其血脉自然是霸道无比,以他如今这神府境若是炼化的话,甚至会有可能影响他的神智。

  不过,吕霄也并没有愚蠢的拒绝,他盯着那黑色水晶球,眼中掠过果决之色,炼化深渊九头蟒的确会有危险,可如果成功的话,对于他而言也是一次极大的机遇。

  虽然他相信自己能够打败周元,但正如玄鲲宗主所说,多做一番准备总是没错的,之前那些失利他可以推托,可这一次,他却绝对不能失败了。

  吕霄一咬牙,伸出双手,恭恭敬敬的将那黑色水晶球接了过来,他凝视着内部那若隐若现的冰冷恶毒的竖瞳,眼瞳深处也是划过一抹凶戾之色。

  周元,这一次,我会将你踩到脚下,让你彻底翻不了身!

  我会让你知道,你之前的那些胜利,究竟有多么的可笑...想要取代我在天渊域的地位,凭你,还远远不够资格!

  :。: